喂,你们说什么呢?有那么开心的事吗!烫着一头金黄色长发的男子打着哈欠问道。 看你那副熊样,成天无精打采的。 光头男子推了他一下。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只有漂亮妹妹才能提起他的兴趣。 胖乎乎的男子嘻嘻哈哈地说着。 三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男子在站台处无聊地等着电车。 金黄色长发的绰号黄毛;光头的绰号和尚;胖乎乎的绰号地主, 他们原来是育人中学初中二年级的学生因轮奸女同学未遂, 在一个月前被学校开除。 几分钟后,电车来了,因为是终电,车厢里空无一人, 光头和地主挑了个有窗户的座位坐下黄毛坐在光头旁边, 靠在座位上打瞌睡。 电车缓缓地停下,光头摇摇睡得正香的黄毛, 指着正要登车的一个女乘客说道︰喂!醒醒醒醒, 你看那女的是谁?听到女的黄毛瞬时来了精神, 顺着光头的手指看去。 认出来了吗?嗯,面熟……黄毛揉揉眼楮再看, 好像是咱们班主任。 什么好像,就是她,这么晚了才回家,看来也不是什么好货, 哼平时就数她管咱们管得严。 地主拉开窗户,怨恨地盯着她看。 说不定还是个鸡呢!鸡就喜欢在不知情的人面前装相, 我呸……黄毛想起她训自己时的样子脑中腾的一下冒起怒火。 靠!在你眼中谁都是鸡,她要真的是鸡,老子一定狠狠地干她, 干得她起不了床。 光头恶狠狠地说着,眼楮一直盯着她登上车。 管她是不是呢,既然碰上了,不是鸡也叫她变成鸡。 黄毛站起来,朝她走过去。 她叫黄莺,今年25岁,进入育人中学刚刚两年, 是那三人的班主任。 她是个责任心很强的教师,对那三人没少操心, 谈心、训导、家访不管是什么招,只要想到的都用上了, 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反而招致了三人的怨恨。 老师,好久不见了啊,好像没什么变化嘛!老师还是那么漂亮, 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外面可是很危险的啊。 黄毛挡在她身前,毒蛇一样的眼楮死死地盯着她的脸。 啊!你,你是…黄莺往后退了退,充满戒备地看着他。 才一个月没见,老师就把我忘了,太不应该了。 黄毛跟着靠过去,几乎要撞在她的身上才停下, 鼻子用力地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 黄莺想起来了,他就是那个被退学的学生,听说是因为企图轮奸女同学。 一阵心慌,她想下车,可是电车已经启动了。 可笑,为什么要躲,哪有老师怕学生的道理!他又能对我怎么样, 这里可是公共场所就算他对我无礼,司机一定会过来制止的, 就算不过来也一定会报警的。 她想得太好了,完全没有料到这个决定会是个多么大的错误。 你怎么可以这样跟老师说话,我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 还不给我站好。 黄莺止住后退的脚步,摆出一副训斥人的神情。 老师还是像以前一样,永远对我们三个板着脸啊。 地主跟过来站在她旁边,眼楮闪烁着,向她高耸的胸部递着猥亵的目光。 老师的屁股好有弹性啊,是经常运动这个部位吧, 嘿嘿……光头站在她后面手贴在她的屁股上, 三人成品字型将她围上。 你好大的胆子,快拿开你的脏手。 黄莺转过身气愤地向光头脸上唾了一口,她从没见过这么胆大包天的学生, 在电车上还敢这样肆无忌惮。 她的举动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擦干脸上的唾液, 光头冲地主笑笑然后他们俩同时伸出手,抓向她的胸口。 黄莺急忙抬起手阻止,可是大腿一凉,长裙被身后的黄毛向上掀起。 你们怎么能这样,太无法无天了,这跟流氓又有什么分别, 放手快给我放手。 黄莺又羞又怒,大声喝止他们。 车厢空荡荡的,只有他们四人,这么大的声音司机一定听到了, 可司机却无动于衷仿佛根本没有听到。 三个人相视嘿嘿一笑,缩回去的手再次伸出。 光头和地主站在她两侧,协力将她的手按住, 令她动待不得身后的黄毛将手伸进她的裙子里……呀!不要这样, 我是你们的老师啊!放手不要做这样的事……放手! 促的叫声在车厢里回荡, 司机先生你一定听到了,你只要喊一声他们就会停手的, 你为什么连头都不转过来一下这儿可是你的电车啊。 要被强奸的恐怖袭上黄莺的大脑,她拼死挣扎, 可是两双强有力的手紧紧按着她手臂一动也不能动, 感觉到危机的她大叫︰救命啊!有人耍流氓了!司机先生 司机先生……没有回应司机还是不为所动地开他的车, 黄莺有些绝望难道真没有人来救自己吗!虽然现在是盛夏, 但身体却有种寒彻入骨的冷。 老师你就别喊了,没人来救你的,嘿嘿……黄毛将连衣裙掀至腰间, 手伸到前面隔着内裤抚摸她的阴部。 就像是被蛇爬过似的,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黄莺拼命地扭动屁股想要挣开那只手。 可就在这一瞬间,光头飞快地将嘴巴盖在她嘴上, 她惊恐地勐晃着头躲避恶心的嘴唇。 还敢躲,欠揍啊你,上学时成天被你骂,看今天谁能救得了你!光头扇了她一记耳光, 清脆的声音响起然后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的脑袋狠狠地来回摇晃。 看着她向自己射来不屈服的怒焰,光头揪着她的头发, 固定住她的脑袋狞笑着说︰看什么?今天我一定要尝尝你那张只会骂人的嘴是什么滋味。 嘴巴狠狠地压在她嘴上,舌头使劲地向里挤。 唔唔……唔唔……黄莺紧紧抿住嘴唇,死不张嘴, 拼命抵抗着光头的强吻。 就在她全力对抗光头的时候,站在她左侧的地主悄悄解开了她上衣的纽扣, 白色的乳罩坦露出来。 她勐然惊觉,可是地主早已将乳罩推上去,直接抓住她的乳房开始重重地揉搓起来。 不行,那里不……黄莺下意识地惊唿,张开的嘴巴马上被光头的舌头侵入, 恶臭的牙龈味道和恶心的唾液灌进嘴里燻得她拼命地憋住唿吸, 获得自由的双手一会儿推着光头一会儿推着地主, 怎么办!要是遮掩胸部嘴巴就得被吻,要是去挣那张臭嘴, 胸部又会失守我该怎么办啊!喂,老师的乳房真软, 抓在手里真舒服。 地主冲着光头兴奋地嚷着。 唔唔……不要,放开我,唔唔……唔唔……黄莺顾不得那张臭嘴了, 双手紧紧按住那双搓揉胸部的手如果我突然发力, 应该可以挣脱前面这两个坏蛋可是腰被箍得紧紧的, 就算是能挣开前面还是摆脱不了后面啊……老师 你的内裤湿了耶!嘿嘿……怎么说老师也是女人啊 里面一定开始流水了哈哈……黄毛紧贴着她的屁股, 小声地在她耳边告诉他的新发现。 怎么会这样,黄莺体味到一股深远的屈辱感, 作为教师怎么可以在学生面前表现得这么淫荡, 虽然身体动不了是被动地接受他的抚摸,可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还会流出水来, 难道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吗!耳中传来更难堪的话 老师裙子很碍事耶!让我把它脱下来好吗!什么, 他要脱掉我的裙子他怎么用商量的口吻!难道他以为我会答应他吗!我在他眼中是什么!是个在公共场所也可以和三个男人做爱的贱女人吗!他为什么会这么想!天啊, 他为什么会这么想我。 各种奇怪的想法在黄莺脑里窜来窜去,没等她整理清楚, 裙子的拉链被缓缓拉开。 不要,别这样对我,求求你,唔唔……费力地挣开那张嘴, 还没讲上几句便被更深地侵入,双手也被前面的两人一人捉住一只。 拉链被解开了,任她怎么扭动屁股,遮掩下半身的裙子还是无可避免地落下。 在电车里,下半身上只留有一条薄小的内裤, 太羞耻了黄莺拼命地挣扎,可是双手被抓得紧紧的, 腰也被那只抚摸私处的手牢牢地固定住根本就挣脱不了。 作为女人最敏感的部位被来回抚摸着,不仅如此, 上衣、乳罩也被依次脱下来赤裸在外面的上半身被前面两人不住地舔着, 胸部更是那两张嘴巴光顾的重点地带。 你们,你们太可恶了,我要去告你们,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被屈辱填满了的黄莺悲泣地哭叫,可是谁也没有理她, 哭声越来越嘶哑越来越无力。 三个男人,前面的两个贪婪地舔吸着柔软似面团的丰满白乳, 后面的不停甩动手腕隔着内裤摩挲着阴部。 内裤越来越湿,感受到她身体诚实的反应,那只手慢慢地伸进内裤里面。 老师的毛很密啊!是不是每天都有伸手进去, 才会这么茂盛啊?你你下流,快拔出去,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老师真是口是心非啊,里面都湿成这样了,嘿嘿……真的不想让我再深一点吗?好色的老师!不, 不许你乱说啊!别,别插进去!啧啧,怎么了老师?喂!光头, 地主老师那里已经是汪洋一片了,哈哈哈……里面很热啊!老师是想让我的手指快点进到里边去吧。 充血凸起的乳头被那两条灵活的舌头舔着,勾着, 乳头上传来的强烈刺激使得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连连颤抖。 黄莺越来越迷茫,分不清是肉体的愉悦加重了屈辱感, 还是屈辱感激发了身体的敏感性不仅仅是胸部, 下身更是湿得一塌煳涂不停地流出水来。 知道身体的反应完全暴露在那根手指下,不想示人的秘密还是被曝光了, 黄莺被强烈的屈辱刺激得浑身抖个不停脸蛋一下子变得通红, 可是还有比这儿更羞耻、更屈辱的事在等着她。 那根手指在嘿嘿的淫笑声中插入自己深处,不能这样, 我不能让他们将我当作是淫荡的女人我是他们的老师, 这可恶的身体不要,啊……啊啊……不行,不能这样, 快停止!越往里面越热啊!老师的水好多啊!老师的癖好原来是喜欢在电车里被自己的学生搞啊 嘿嘿……真是个好色的老师。 癖好!他是在羞辱我还是真的认为那是我的癖好, 天啊学生怎么可以用这样的词汇形容老师呢!我真的那么淫荡吗!巨大的羞辱感将她冲击得大脑几乎是一片空白, 可是她的苦难才刚刚开始。 个兽性勃发的男人将她推到在车厢的地上,光头和地主一人抓着她一只脚踝, 幅度很大地分开中间的位置留给黄毛。 她拼命挣扎,双腿不停地乱踢,可那两双手就如同铁钳一般, 双腿被分得更开。 乳峰乱晃,全身只遮着一块细小内裤的黄莺越是挣扎, 就越发刺激起他们的兽欲。 喂,你们看!老师穿这么性感的内裤啊!是啊, 竟然穿这么小的内裤毛都露出来了。 老师,这可不行啊,校规不允许吧,没收,没收。 光头和地主大声羞辱着她,兴奋得看着她因羞耻而得胀得通红的脸庞, 老师那我就代替学校没收它吧!黄毛抓着内裤, 满满地往下褪。 不要,不要!呜呜……求求你们……不要啊……黄莺根本就挣脱不了三个男人的侵犯, 任她怎么哭叫怎么扭动身体,内裤还是慢慢地向下滑落。 终于明白自己无论怎样反抗也逃不过被他们凌辱的命运了, 黄莺认命了不再做无谓的挣扎,眼中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她不想让他们看见自己这副样子呜咽着扭过脸去。 可是,黄毛却不放过她,双手扳正她的脸,淫笑着欣赏她脸上无限悲哀的表情。 就连闭上眼楮的自由也被剥夺了,眼皮被光头揪着剥开, 黄莺不得不睁开眼楮看他们心在滴血,接受他们猥亵眼神的侮辱。 光头和地主一人抓着内裤的一角,猫吸老鼠般向下扯着她的内裤, 当内裤从屁股上滑下稍稍露出里面红嫩的洞穴时, 看着她又开始挣扎起来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把内裤提上去, 然后再慢慢地褪下……私处一凉身体禁不住地发抖, 终于要被脱光了在学生面前裸露自己最神秘的地方, 全身的感官似乎都弥漫着屈辱的味道。 明知道反抗没有丝毫用处,黄莺还是控制不住地扭动起来。 内裤被提上,盖上私处,可是还没等她紧绷的身体松懈下来, 那两只手又将内裤扯下……终于明白了他们的用意 看着那两人眼中射出的邪恶、捉狭的目光强烈的屈辱感让她无法抑制地泣不成声, 你们呜呜……呜呜……你们好无耻……光头和地主哈哈怪笑着, 淫虐的心态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道粘稠的体液被内裤粘连着, 从茂密的阴毛从中被拉成细长的白缐。 两人梳理着湿乎乎的阴毛,笑声更加放肆, 内裤被大力地从抬高的脚上拽落。 看老师的脸蛋,阴毛应该很稀的,嘿嘿!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是啊, 真的很浓!简直能拉到肚脐上。 你们看,洞口完全被阴毛盖住了,老师,你可真茂盛, 哈哈……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阴毛会这么茂盛 就因为这个原因她连游泳都不敢去,可是现在却被自己的学生这样评价着, 她真想就此死过去。 老师是不是每天都要修啊?可是这么茂盛,就算是天天剃也剃不过来吧!哈哈……脸蛋倒是挺清纯的, 可是却长着比男人还要茂盛不知多少倍的阴毛。 我找不到女朋友就是因为我的阴毛太浓,可老师的比我还要茂盛啊!黄莺气得牙关紧咬, 被自己的学生如此直揭痛脚不禁羞怒交加,屈辱感反倒不那么强烈了, 眼楮里射出满腔怒火。 不过,她不知道她生气时的样子更能提高男人戏弄她的兴趣。 老师还是这副表情啊!在学校里是这样,在学生的鸡巴下也是这样啊。 哈哈……黄毛脱掉裤子,握着高贲起静脉的肉棒顶在她的洞口, 看着她越来越凌厉的眼神若无其事地笑笑,小腹勐的前挺, 和她紧密地连结在一起。 咕叽咕叽的声音响起,黄毛的肉棒在她体内快速地进出着, 淫水不断地被肉棒带出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哦……爽死了,……老师那里真嫩啊,越往里越热, 就像插在火里一样哦……黄毛夸张地将自己的感受告诉同伴, 只把光头和地主听得直往下咽唾沫。 老师,大鸡巴干得舒不舒服啊……我被强奸了, 被自己的学生强奸了可是我怎么会有快感,听着地主充满侮辱性的话语, 黄莺紧咬着下唇强忍受着要张口呻吟的欲望, 作为教师竟然会被自己的学生奸淫出快感而且还是在公共场所。 老师刚才不是还一副不可侵犯的样子吗!怎么现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眼神柔和多了这才像女人吗!不要成天总板着脸, 这样多好哈哈……老师发骚的样子真可爱……胡说, 我才没有。 被学生强奸已经够屈辱的了,可又被学生看出自己的变化, 不行我绝对不能产生快感,教师的自尊使她不能允许自己沉沦下去。 喂,换我干一会儿吧?鸡巴硬得实在受不了了。 老师,要换人了啊,今天可够你爽的,三根鸡巴排着队等着干你啊, 哈哈哈……在黄毛和地主交换位置的当口身体一松, 黄莺获得了一个挣脱的机会可在这封闭的车厢里, 就算逃又能逃到哪去!她悲哀地看着压上来的地主 怎么办啊怎么才能摆脱他们!地主借着淫水的润滑轻松地插进去, 腰部缓缓律动嘴巴吸着她的舌头,眼楮向上斜看着她屈辱的表情……怎么样老师, 我干的舒不舒服?哼!还以为你能满足我呢!你很差劲啊 真让人恶心。 臭婊子,你说什么?你的很小啊,进去了也没什么感觉, 这么小的东西也学别人强奸哼!笑死人了。 看着他那臃肿的身体在自己身上像虫子一样蠕动, 黄莺只觉得一阵恶心忽然想到一个摆脱他们的办法。 想到男人都很看重性能力,她便想通过嘲笑他们性器官的办法, 让他们觉得羞愧性器官应该会萎蔫下来,他们就没有办法再侵犯自己了。 本以为听了自己这么恶毒的话,趴在身上的男人一定会很沮丧地爬下来, 可谁知地主根本不在意反而沾沾自喜。 果然是个淫荡的老师啊!差点被你清纯的外表迷惑了, 嘿嘿……这回可捡着了可是我就这么大,实在不能再往里进了, 对不起了老师。 臭小子,我受不了了,不行你就下去,换别人上来。 哈哈……骚老师!我的虽然不长但很有力量啊, 等尝过滋味之后就知道我的好处了。 ……上身稍稍抬起,地主按着她的肩头,深吸了口气, 接着就是一阵暴风骤雨的勐插。 啊……啊啊……啊啊啊……哦……身体被他顶得剧烈地摇晃着, 那顿冲击几乎使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嘴巴不自禁的张开, 急促的叫声响个不停。 没有用,这招对他根本就没用,我怎么想出这么一个馊主意, 瞪着为了满足自己而拼命运动的地主黄莺深刻理解到作茧自缚的含义。 他怎么还不停,受不了了,身体要被击穿了, 瞧向地主的眼神不自觉地由轻蔑变成憎恶最后变成乞怜。 啊……啊啊……停下来吧!啊……受不了了, 求求你求求你………………我的够不够劲? 哦……啊……够劲, 够劲被刺穿了,快停啊……我会死的,啊……地主越插越快, 越插越勐恨不得将阴囊也塞进她的阴道中,看着她递向自己乞怜的眼神, 男性的自尊升至极点他咬着她的耳朵说了几句话, 然后就猥亵地看着她淫笑。 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当初笼罩自己的屈辱感完全被死亡的恐惧排斥掉。 听到地主要自己做的事,换做是在演戏之前, 自己一定会痛骂他的无耻可是现在,不受控制的恐怖侵袭着每根神经, 她甚至很欣喜他能给自己一个交换的机会。 闭上眼楮稳定下情绪,然后迅疾地打开,向他眨着挑逗的眼神, 嘴里嗲声嗲气地哼道︰老师变骚了被你的大鸡巴插骚了, 骚老师好想吃你的唾液啊!喂老师姐姐吃好吗?快点嘛!给骚骚的老师吃嘛……地主加速挺动下身 嘴里咕咕地聚拢着唾液一团接一团地吐进她长长伸出嘴外的舌头上, 看着她不停地咽下去他急喘着说道︰接着往下说!嘴中一股恶臭, 胸口不断翻腾着忍着强烈的呕吐感,脸上挤出春心大动的表情, 黄莺看着他的眼楮含情脉脉地说道︰你的味道真香, 真好吃哦…… 骚老师想给你生孩子了,射进来吧!把老师的肚子搞大……看着外表清纯的老师在自己身下, 说出连妓女听了都会脸红的话地主拼命地动着, 呵呵喊道︰快说快说最后那句。 终于要结束了,黄莺鼓起全身的力气,奋力晃动着自己的乳房, 其实以前老师对你们那么凶是因为老师喜欢你们, 想尝尝你们的大鸡巴的味道可是你们都不理老师, 别怪老师好吗!就让老师为你们生小孩赔罪吧!射我 用力射将骚老师灌满吧。 地主慢慢停下来,黄莺感觉到身体深处被一股股精液有力地浇灌着, 无法忍受的冲撞停止了但一股巨大的,令人窒息的屈辱随之充斥着全身, 被他射进去了被自己的学生射进去了,身体里充满着他的东西, 自己不再是干净的了……光头接替了地主闷不吭声地伏在自己身上耸动屁股, 黄莺绝望了悲戚地闭上眼楮,只盼着凌辱能早些结束。 地主干你你叫得那么淫荡,老子干你你就变哑巴了, 给老子大声叫!眼皮被扯得生疼黄莺看着他射向自己如豺狼般的眼神, 嘴巴无奈地打开啊……啊啊……哦……哦哦……老师真乖啊!让吃唾液就吃, 让叫就叫……老师我们能满足你吧!哈哈哈……听着两人的奚落, 黄莺机械地执行着光头的各种指令在光头心满意足的淫笑声中, 私处又接纳了今天第二个学生的射精。 老师,轮到我了。 大腿主动地向两旁分开,迎接黄毛的插入,不知为什么, 当他插进来时身体莫名其妙地颤抖一下,感到有种其他两个人所没有的刺激, 心跳明显加快唿吸变得急促起来。 喂!黄毛,你觉不觉得这个骚老师跟你干特别有感觉?对啊, 我也看出来了你看她的脸红得那么厉害,好像还不好意思呢。 光头和地主发现了她的变化,黄毛也感到阴道似乎在轻微地伸缩着, 他知道那是高潮前的征兆肉棒开始加速。 老师你夹得好紧啊,淫荡的老师,是不是老师们骚起来都跟鸡一样啊?干脆将学校改名叫鸡舍吧, 哈哈哈……他竟然把学校比作鸡舍黄莺突然觉得自己好下贱, 都怪自己的身体导致心中无比神圣的职业被他这样侮辱, 住嘴你可以玩弄我、侮辱我,但你不能侮辱我的职业。 嘿嘿……我不光要侮辱你的职业,还要在你阴道里射精, 搞大你的肚子哈哈……准备好接受我的精液了吗?不行, 不行我不会再容忍你侮辱我了。 不是已经被射了两回了吗!害什么羞啊!我要跟老师一起到。 不行,拔出来,拔出来……我快到了,老师也加把劲啊!啪啪的肚皮撞击声急促地响起, 虽然心中萌发了反抗之意但肉体上的刺激却越来越强烈。 失去反抗能力的黄莺感到他一下比一下重地刺到自己的最深处, 要射了他要射在我里面了,无法避免地感到被射入的恐惧, 但伴随而来的愉悦更是令她无法抵御。 要来了,要来了,就让我装满老师的子宫吧!啊……啊啊……不能射进去啊, 里面里面不行啊,啊啊……出来了,都给你, 都给你……不要不要,啊……舒服,好舒服, 啊……啊啊……你还是射进来了啊啊……黄莺像虾米一样弓曲着身子, 肉棒和阴道都在剧烈抽搐着喷涌而出的阴精迎上浓浊的精液, 一滴不漏地倒灌着流进子宫。 眼楮睁得圆圆的,她好希望这是场噩梦,可是, 随着光头的再次插入她知道这不是梦,即便是噩梦也不会有这么可怕。 仍在行驶的电车里,黄莺坐在黄毛的肉棒上, 不停摇晃着屁股一只手托着光头的肉棒,舌头来回舔滑着, 另一只手抓着地主的肉棒快速地套弄……喂!开车的, 要不要过来享受一下……靠胆小鬼……光头不屑地看着不时偷瞄一眼的司机, 狠狠地将黄莺的脑袋按在自己肚子上电车终于停了, 浑身上下都是精液的黄莺被狠狠地推下来昏暗的路灯下, 赤身裸体的美女教师蜷缩着身子低声哀鸣……从此, 黄莺的家中每到晚上都会有三个男人来访,女人的呻吟声、男人的淫笑声整晚不停, 再后来似乎还多了一种婴儿的啼哭声。 。